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2009-09-23

如果不是听认识的人述说亲身遭遇,我很难想像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明星经理人当中,竟有人有说脏话的爱好,尽管他们在公众场合优雅斯文。有的只是爱说 标点符号类的脏话,当然比国骂要脏得多的那种,有的不仅爱用脏话抒情,还喜欢在教训下属的时候一边骂一边吐着脏字,比如:“你××猪脑子啊”、“我×”之 类。

有人因此辞了职,宁愿到薪水低一点的地方工作;适应能力强一点的,就把自己变成鸵鸟,听到这些话时自动变成聋子;适应能力更强的,则主动迎合老板的 这一兴趣爱好,把自己也变成爱说脏话的人,算是“社交脏话”,就像钱钟书在《围城》里刻画的八面玲珑的校长高松年:他能对政治系的师生大谈国际关系,能和 文学系学生探讨“诗歌是民族的灵魂”,和军事教官谈话,“他妈的”也会脱口而出,那教官惊喜地刮目相看,引为同道。

心理学家认为脏话和侮辱性的手势能缓解人的激动情绪,这大概是为何大权在握的老板们肆无忌惮地享用这项福利的原因。但对于员工来说,这完全是一种精 神暴力,在心理与精神层面被摧残被凌辱——对此相对应的是,一般爱说脏话的老板给的工资比较高,或者活儿相对轻闲以及时间比较自由,否则谁会呆得长久呢? 此外,老板说脏话的成本很低。而且在员工因此向人事部投诉时,老板也容易被公司偏袒,到最后肯定是下属吃亏,丢卒保车吧。你指望靠老板用脏话骂你时的录音 去法院告他,并索取精神损失费?没戏。中国法律的规定是: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,但未造成严重后果,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,一般不予支持,人民法院可以 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、恢复名誉、消除影响、赔礼道歉。至于几句脏话能否让你受到“伤害”,就更是难以鉴定了。再说,脏话老板还可以挑衅你,受不了 你走啊,我又没有强留你!因此委屈全部都得由员工抗着,被老板的脏话骂了,要么默默得走,要么忍气吞声地留,反正被骂了就这么白被骂了。

我 见过一个长相清秀的上海女孩忍受这种经常的辱骂长达3年之久,她的精神支柱是这个老板很能干,跟着他能学到东西。幸运的是,她没有学习他的脏话习惯。还有 个年轻气盛的市场部女专员勇敢地选择了骂回去。在又一次被骂了“×,你××怎么比猪还蠢”后,她不假思索地回应“你××才比猪还蠢”,并当即决定:大不了 老娘不干了。结果很有趣,被她骂的老板当场楞在那里,冷场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并且没有再为难她。大概觉得她“×,有种”吧。

来源:ft

2009-05-21

高效的组织的本质是用较少的人力,做较多的事情,以获取较高的效率,因此工作者会面临永远做不完的工作情境,为了完成工作,势必要进行熬夜加班、夜以继日。这个是从个人到团队、到部门、到公司上下都普遍的现象、下班后办公司灯火通明,是现代高度竞争下常见的结果。

如果公司大多数人都完不成工作,而你却完成了工作,那你的公司一定有问题,开始换工作吧!那面对永远完不成的工作,解决问题的方法是什么?99%的人会采取熬夜加班来应对,但这绝不是一个理想的方法,也不是一个真正改变工作完不成的本质,要改变这种困境,需要非常多的方法,才能有效改变,而其中“重要法则”是最关键的做法。

重点法则分为很多层次:1、分辨什么是重点工作。2、花权利处理重点工作。3、用最简单的方法、最有效的方法,简化处理非重点工作。4、如果这样你还完不成你的工作,那就想办20%的重点工作,那你已经找到工作的关键,如果你仔细分析之后,重点工作不论从内容和工作量上来认定,如果其工作比重还超过你全部工作的20%,那你还是没有找到工作的重点。这个时候你应该把其中属于紧急,但不重要的工作排除,很可能优惠删除需要的被你列为重点的工作。

第二步,花全力处理重点工作,其实就是80/20的工作原理运用,用你80%的工作精力和时间去把你20%的重点工作做好,你会获得最大的工作绩效。

至于剩下的80%非重点工作,你也要去做好。问题是你花20%的工作时间和精力处理剩下的事情,你怎么才能做完、做好?首先把同样的工作进行批处理,其次,改变工作流程、简化你的工作方法。其实很多工作在你开始做的时候并不是一个最有效的方法,只要你仔细解读工作中的内涵,你很可能会找到最好的工作模式,最有效的工作方法。

如果你真正做到了以上三个方法还没有解决你的工作完不成的问题,那就是表示,在你身上是无法单独解决,那就需要和外部沟通和上级进行沟通。外部沟通的是部分工作与外部单位衔接所存在的低效率,要求大家进一步来协商解决,这也是改变和简化工作流程。至于上级沟通,则是从改变工作定位、工作分工或者增加人力来改变。

如果工作者不能认知工作的“做不完定律”,只知抱怨,要求主管去改善,而没有应对方法,那下场可是悲惨的。

2009-05-20

为什么做完所有的事情,却达不到原来期待的目标,结果和自己的想像不一样呢?

仔细拆解工作的四个层次:有做、做完、做对、做好,就不难找到症结。

如果事情很简单,流程很清楚,工作就有做就等于做完,甚至就等于做对、做好。如下班关灯这件事情,只要有做,就是做对、做好,四个层次没有 太大的区别。但大多数工作都不是这么简单,以办公司的总机电话为例,有做、做完、做对、做好完全不一样。因此人人都在做总机,而他们的工作成果,也反映了整个公司的严谨程度。

“有做”与“做完”的差异是具象而明确的。由于许多工作的步骤复杂,有做不等于做完,因此公司管理为什么会讲究流程化标准,会追逐最佳务实,这都是要让每一项工作,不论谁做、不论什么时候做,每一次都确定有做,而且做完,并期待得到一样的效果。

“做对”与“做好“则是质量的差异,不容易用过程来检验,而是看结果是否达到我们预期的目标,如果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,就是没有做对,也没有做好!

”有做“和”做完“是表面的层次,比较容易完成,当大家水平都不高时,做了就是好的。但当整个社会成熟之后,那讲究的就不只是做了没,更要求”做对“、“做好”。对客户的太多要做到"做好"、"做完美"、"做极致",做到客户挑不出任何的缺陷为止,只有这样把工作放到第一位,才是能做到一个真正做事完美的一个”达人“。

2009-05-05

我遇过许多非常能干的人,这些人经常纸笔不离身,无论何时何地,都随时记录下来。面对这种人,我戒慎恐惧,因为所有的事都无所遁形,白纸黑字,清楚明白。

大多数人偷懒,只用嘴巴沟通,常有极大的落差,如果能养成“写下来”书面文字化的习惯,会大幅度提高工作效率。

语言是沟通的工具,文字是记录存证的工具,而文字化的过程,又可以让思考彻底沉淀,善于使用文字的人,通常是深沉而严谨的。

在我的工作档案中,留存了无数的文字记录,各种计划、企划书、文章、便条,这其实也充满了回忆。

大学念书的时候,暑假在邮局打工,担任邮件的分区分拣工作。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邮件等待着处理,要按各区域进行划分归类,才能分开送达,那是一个极无趣的工作无聊的工作,我一度想从中退出,但害怕留下不良的打工记录,只好勉强留下来。

但日子实在是太难熬了,一定要想办法去自我排遣,于是我是自己和自己挑战。我用三分钟为一个单位,看看每一节我能分拣多少邮件,刚开始每一节分拣一百件,到最后我最高纪录一节三分钟超过三百件,当然是为了提高速度,我自己不断的研究步骤与方法,经过不断的测试,在反复练习,当我打工结束时,主管颁一个奖给我,因为我是速度是最高的工读生,实际上,许多邮件的正式员工也比不上我。

用专业的态度,探索工作每一项细节,并找到最佳的工作方法,这是我一向的工作习惯。我会先做分解动作,我会重新思考工作逻辑,我会改变流程,经过不断尝试后,我自己找出许多工作的概念与方法,这些方法是不是最好的, 我不知道,但这是我最自慢的方法